法治人物所在的位置:首页 >> 武汉法学会 » 法界人物 » 法治人物
劳工律师——施洋
0
日期:2014-03-17  信息来源:   〖关闭窗口〗

 

   施洋(1889—1923年),原名吉超,号万里,字伯高,湖北竹山县麻家渡镇双桂村人。1914年考入湖北警察学校,后进入湖北私立法政专门学校本科学习法律。1917年加入武汉律师公会并当选为副会长。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3年二七大罢工(京汉铁路大罢工)期间,施洋以湖北全省工团联合会、京汉铁路总工会法律顾问的身份参与了罢工的组织于领导工作,被反动军阀逮捕并杀害。施洋投身劳工运动,致力于用法律保障工人阶级人权,伸张公理,被称为“劳工律师”。

 

 

一、山乡才子  法界英才

   施洋,1889年6月13日生于湖北省竹山县施家湾。其祖父和叔父在清朝均为廪生、贡生,耕读传家,但家境贫寒。施洋十一岁蒙学,半耕半读六年有余,1907年考入郧阳府立农业学堂。辛亥革命爆发后,施洋废学回家。回乡后,施洋创办了国民学校,自任校长。他还创立农务会,并被推为会长。

   为了求学,1915年施洋从竹山县老家徒步半个多月来到当时湖北省省城武昌,并顺利考入湖北私立法政专门学校法律科,自此施洋的一生便与法律联系起来。在湖北法政学校期间,施洋开始接触到西方社会的民主与法制思想。这位从大山里走出来的青年对新知识充满了渴望,学习十分刻苦。武昌作为湖北首府,各种思潮传播,加之长江江面上停泊的外国商船和军舰使这位年轻的小伙子切实感受到国家的危亡,民众的困苦,认识到救国救民必先改革政治体制、推行民主法制的道理。

   1917年,施洋以“甲等第一”的成绩从湖北法政学校毕业,是年冬又顺利取得律师资格证书,开始在武汉律师界发展。施洋精通法律,雄才善辩,且以保障人权、伸张公理为自己执业的行为准则,不仅为时人所敬重,而且在业内颇有影响,不久便被公选为武昌律师公会副会长。这一时期,施洋还被聘为湖北法政讲习所兼职教授,讲授比较宪法。在执行律师职业期间,施洋与武汉法学界人士共同组织了法政学会,主张律师是保障人权,伸张公理的工具。

   施洋出身贫寒,对劳苦大众有深厚的阶级感情,在法律思想上表现出浓厚的平民主义色彩。1921年,湖北发起反对北洋军阀王占元独裁专制的“驱王运动”,倡导“鄂人治鄂”,实现自治。在这一运动中施洋积极倡导制定“省宪”,并发起成立“湖北自治筹备会”。施洋指出,“自治”“不是假托鄂人治鄂的名义,拥戴一二人为地方行政的首领”,而是要湖北的事务“归湖北人民自主”。1921年7月22日,湖北人士在长沙成立了湖北自治政府,施洋被选为省总监和省务院秘书,参与起草湖北省自治临时约法,以及其它许多政令、法制和重要通电与文告等。施洋认为法律要保证劳动者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凡年满16岁以上的识字男女,以县为单位直接参加选举,为劳动群众参加民主政治生活提供保障。

   施洋十分关心劳动群众的权益,武汉执业律师期间,先后担任过28个工会的法律顾问,专门为穷苦工人提供帮助。在具体的法律活动中,施洋越来越感到北洋政府颁布的法律缺少保护劳苦大众权益的内容,因此积极呼吁制定工厂法等保证劳工的政治权利和经济待遇,并提出“在制定、修改工厂法时,应当由代表工人利益的工会与厂方协商,然后公布实行,这是合理要求,厂方必须采纳。”

   在刑事法律方面,北洋政府时期的刑法是在继承晚清《大清新刑律》基础上修订而来的,重视维护官僚和大资产阶级利益,忽视人民民主权利,内容保守落后。施洋多次呼吁重新修订刑法,保障劳动人民的言论和出版自由。在1922年全国司法会议上,施洋提出数则修改现行刑法提案,极力“为人民争自由”,为普通劳动者的民主权利和自由寻求法律保障。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武昌学生为了支持北京学生反帝爱国运动,举行示威游行和罢课,遭到湖北当地军阀和反动军警的镇压。面对统治者的暴行,施洋一面将被军阀惨杀的学生送法庭检验,一面向武夏律师公会提出建议,建议提起公诉,严惩凶手。6月12日施洋等人组织商民罢市,抗议当局镇压爱国学生运动的行为。同年7月,北洋政府表示中国将派代表赴法国凡尔赛和约签字。得知此消息,天津各界联合会召集各省各地各界联合会,公推代表赴京请愿,拒绝签字。施洋与商民陈雨卿、学生肖骥等人被湖北各界联合会推为代表。在请愿活动遭到北洋政府拒绝后,施洋又同天津代表马骏、刘清扬、冯骥等到上海组织了全国各界联合会。施洋被举为全国各界联合会评议长。在上海期间,施洋认真履行评议长职责,评时议事,整理文电,做了大量工作。

 

二、投身工运  劳工神圣

   在上海期间,施洋的思想发生了变化,认为“空洞快邮代电,究非救国根本办法,欲求国家富强,必先国民富,有平等智识是以”。从上海回到武汉后,施洋开始组织湖北平民教育社,倡导教育教国。

1920年秋,施洋在武汉参加了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成立的马克思学说研究会,阅读了《共产党宣言》等马列著作。同时,他还深入产业工人居住区,了解工人疾苦,参与创办工人夜校和工人子弟学校,宣传“劳工神圣”和社会主义。

   1921年1月,江岸京汉铁路工人俱乐部成立时,被聘为法律顾问。这期间他组织领导汉阳钢铁厂、英美烟厂等企业工人罢工并取得胜利。6月,军阀王占元的军队在武昌城内开枪洗劫商店住户,引起武汉人民的强烈不满。施洋以湖北各界联合会的名义,连发讨王通电7次,向中国宣布王占元的罪恶,提出驱王“自治”的主张。在“驱王自治”斗争中,组织湖北临时政府和湖北自治军,施被推举为省务院秘书。10月,王占元被逐后,施洋即参加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武汉分部工作。1921年11月底,汉口租界人力车工人为反对老板勾结租界当局,随意提高人力车租金,发生同盟罢工运动。这年12月他和林育南根据党的指示组织“汉口人力车夫同业工会”,指挥数千车夫罢工7天。罢工期间,施洋义务为工人提供法律援助,还替工人拟定了《罢工宣言》和《告各界父老兄弟姐妹书》,揭露了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鼓励工人继续斗争。在施洋的帮助下,人力车工人的这次罢工取得胜利。老板不但取消加租,而且还不得不增加职工福利,承担罢工期间工人们的经济损失。罢工获得完全胜利。

   施洋对工人阶级的情感和对工运事业的竭诚使他与工人阶级建立了良好的关系。1921年后,施洋先后担任了汉口人力车夫工会、江岸京汉粤汉铁路工人俱乐部、湖北工团联合会、京汉铁路总工会等劳工团体法律顾问,为维护劳工权益呕心沥血。根据中共“一大”代表包惠僧回忆,1922年5月1日,为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一大清早,施洋就来到了汉口租界人力车夫工会会所。他拿出100块大洋,让人去面包房定制6000份面包,而且叮嘱:“把每个面包都印上‘劳工神圣’四个字,让车夫工友们感受到昔日做牛马,今日做主人欢庆自己节日的喜悦。”100块大洋是一笔巨大的开销,几乎是一个车夫努力工作一年的全部收入。施洋作为知名律师按理说,本应家境殷实,然而由于不断支援工运,在牺牲前他写信给妻子坦言“床头金尽,柜无半斗存粮”。

 

三、为民请命  二七喋血

   1922年6月,施经许白吴、项英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9月9日,粤汉铁路工人举行全线总罢工,武昌徐家棚站由林育南、施洋领导,罢工17天,以反动当局被迫同意工会所提条件而获全胜。9月23日,施洋到上海参加全国司法会议,会议期间,他见到孙中山并与之对政治问题交换看法,赞同孙中山的民主革命。10月10日,湖北省工团联合会成立,他担任该会的法律顾问,凡工人在法律上的有关事务,他都负责处理。

   1923年1月,汉口英国烟厂因无故开除女工而引起工人罢工,施洋挺身为工人说理,向英国资本家作斗争,“颇尽赞襄之力”。由于有施洋的正确领导,使前后30多天的罢工斗争以英方资本家同意接受工人所提条件而胜利告终。在武汉领导工人罢工斗争的同时,施洋同项英、林育南、张浩等积极投入京汉铁路总工会的筹备工作。并率湖北工会代表团出席2月1日在郑州召开的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京汉铁路工人罢工后,施洋积极参与其组织、领导工作。

   1923年2月4日,京汉铁路工人举行总罢工。施洋是罢工的领导者之一,积极组织武汉工人和学生进行反对军阀吴佩孚的游行示威。2月7日晚,施洋被反动军警逮捕。在敌人的法庭上,施洋怒斥军阀镇压工人运动的滔天罪行,以大无畏的革命气概压倒了敌人。2月15日凌晨,敌人将施洋押赴刑场。面对敌人黑洞洞的枪口,施洋大义凛然地说:“你们杀了一个施洋,还有千百个施洋!”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视死如归的精神和对共产主义的坚强信念。敌人恼羞成怒,连呼开枪。施洋高呼:“劳工万岁!”第二枪响时,施洋仍然屹立,再呼“劳工万岁!”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劳动者的律师施洋英勇牺牲了,时年34岁。

   施洋的牺牲,激起全国人民的愤怒,3月22日,北京各团体联合会在北师大召开了施(洋)、林(祥谦)暨“二·七”诸烈士追悼大会。中国共产党致挽词说:“自由是我们被压迫人民的共同的需要,军阀是我们被压迫人民共同的仇人。……我们且要继续你们壮烈的行动:从此就一致起来,打倒我们共同的仇人——军阀,争得我们共同的需要——自由!”为表达对施洋的哀思,1923年8月,汉口人力车夫为在各码头设祭,数千车夫跪地痛哭并扶灵位游行,场面悲壮。1924年2月,为纪念施洋殉难一周年,上海《民国日报》出了施洋纪念号。

   1939年2月,毛泽东在延安“二·七”纪念大会上高度评价施洋的历史功绩,认为他的牺牲:“证明了中国共产党是工人阶级自己的政党,是最保护工人阶级利益的”。同年,中共湖北党组织和湖北全省工团联合会将施洋的遗体安葬在武昌城外洪山脚下。1957年,董必武题诗纪念施洋,“二七工仇血史留,吴萧贻臭万千秋,律师应仗人间义,身殉名存烈土俦”。

施洋烈士纪念碑

 

                          (文章来源于江汉大学法学院院长、教授 李卫东)